巴菲特2017对话北大学子:最好的投资是投资自己!

   发布时间:2017-03-02 来源:投资大参考


    投资的秘诀从未改变。

    你可以问问自己,首先,你对这笔投资有多肯定?

    其次,你需要多久达到预想的目标?

    第三,具体要怎样做?

    美国中部时间2月17日,全球知名的“巴菲特午餐”访问活动在沃伦巴菲特的家乡奥马哈举行,这顿“免费”的午餐正是该访问活动中的一个环节。北京大学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受巴菲特办公室邀请参加该活动的大学。


北大光华学生代表根据现场内容整理如下信息,第一时间与大家分享与股神的精彩问答:
 
问:您对在中国投资有兴趣吗?如果在中国投资的话,最看好哪个行业?

巴菲特: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,具有非常多的可能性。我和我的合作伙伴Charles Thomas Munge有很多关于中国的讨论和研究,我们注重公司的价值而非股票价格,希望购买下整个企业以进行运营。在过去的50年,中国人口飞速发展,人口红利巨大。一些波折并不会影响中国发展的脚步。中、美将来会是两大经济强国。如果在中国能找到合适的行业、合适的时间、合适的管理团队,我们会毫不犹豫的投资。
问:您既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,也是最慷慨的人之一。您是如何看待财富的?这种观念是一开始就有的,还是逐渐建立起来的?

巴菲特:这是个好问题,我们来谈谈金钱。金钱很有用,但它买不到两样东西:时间和爱。我有一样东西可以算作奢侈品——私人飞机,其他东西都和你们一样。在超过某个特定节点之后,金钱就失去它的效用了。慈善可以改变很多人的生活,我和我太太都认为我们应该把金钱用在解决社会问题上。比如美国的大学有很多资金,而非洲的疾病治疗资金却很短缺。  

 
金钱可以带来很多有趣的体验,我享受投资。但是,拥有更多的东西不见得会更快乐。金钱无法买来爱,当人们试图通过金钱去控制自己的孩子时,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结果。我认为照顾好家人是很重要的。
问:比尔盖茨曾说您是他认识的最乐观的人。您认为自己是乐观的人吗?乐观是与生俱来还是后天培养的?

 巴菲特:乐观对于一个好投资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品质。现在与三个世纪前的杰斐逊时期相比,人口、交通、经济制度、政府、法治等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和进步。人们并没有更聪明,或更努力,而是学会更好地利用自己的潜能。现在这个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比过去最富有的人生活得好,享受着更好的医疗、更好的娱乐……变好的趋势还会延续下去,我们的孩子会生活得比我们更好。面对这种社会的进步,我怎能不乐观呢?乐观的就是现实的。
问:您过去发现了许多成功的公司。您的投资成为整个市场的风向标,这对您的投资带来怎样的影响?

巴菲特:我与证监会签署了一些保密合约,但公司的投资组合依然遵循证监会信息披露的标准。每一个季度我们都需要公开公司的投资组合。然而我认为,交易决定本身其实也是知识产权。这些公告会推高成本。我尽量不公开我们的交易,减少对市场的影响。  
问:你怎么看待报纸行业的发展?

巴菲特:在过去,报纸上的广告是重要的信息来源。而今天,这个行业在走下坡路,分类广告不再那么重要,报纸的发行量在下降,广告收入不断流失。网络的发展加速了报纸的改变。报纸的发行量下降。纽约时报、华尔街日报的在线部分使得他们可以继续发展纸质发行(成本共享),华盛顿邮报也在几年前开始了线上部分。其它大部分报纸还没找到可行的电子收费模式。 
 
问:有哪些事情对您的投资产生了重要的影响?

巴菲特:本杰明·格雷厄姆(Benjamin Graham)的《聪明的投资者》(The intelligent investor)对我的影响很大。我刚开始投资的时候一直侧重技术分析,而这本书彻底改变了我的投资思路,教会我如何理解股票市场。在我看来,商学院教投资只需要两门课:一是如何思考股票。二是如何对股票进行估值。投资策略的准则就在于安全边际(margin of safety)。  投资的秘诀从未改变。你可以问问自己,首先,你对这笔投资有多肯定?其次,你需要多久达到预想的目标?第三,具体要怎样做?
 
投资就是买一盘生意。一百万美金可以让你在奥马哈投资三个项目,你会投资什么?你可能会投资快餐店,因为奥马哈的人们每天都需要吃饭。如此种种,你会有一个思路。这也是投资的乐趣所在——你只需要做出决定,而不需要自己亲手去做生意。同时,由于市场价格每天都在改变,也就意味着每一天投资都有不同的机会。你要利用市场先生(Mr.Market)的疯狂或愚蠢,而不是被他所影响。
 
问:您最喜欢的投资是什么?

巴菲特:有两笔投资是我认为最值得的。  
 
首先是对自己的投资。任何可以提高你能力的投资都是值得的。年轻时我不擅公众演讲,于是我报了一个Dale Carnegie课程,提高自己的演讲能力。这让我受用一生。

 
另外就是对朋友的投资。一个人交往的朋友会塑造他的人生,如我的合伙人芒格。

1951年我21岁,想投资保险公司。可那时我对保险行业一无所知。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老师、本杰明·格雷厄姆当时在政府员工保险公司(GEICO)任职董事,所以我坐火车去华盛顿找他。可惜我忘记了那是周六,他不上班。公司的一个管理员为我开了门,把我介绍给Lorimer Davidson。他当时是公司的副总裁。他知道我是格雷厄姆的学生,于是与我聊了四个小时,为我讲解了整个保险行业,这改变了我的一生,他成为我一辈子的良师益友。  曾经我想投资煤矿行业,我会问煤矿公司的朋友,你会买你们公司哪个竞争对手的股票?如果你要沽空某竞争对手的股票,你会沽空谁?为什么?当问一圈后,你对这个行业就基本了解了。这个方法在做市场研究的时候非常有用,因为人们往往更愿意谈论竞争对手。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


特别声明:本站的所有信息仅供参考。
推荐图文